从“江湖”到公益,资助的“套路”很深

《中国周刊》 杨剑坤 2017-04-01 17:06

1.jpeg

摄影/杨剑坤 汤千

原文刊载于《中国周刊》

 

2015年,湖南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潇湘获得南都公益基金会景行计划连续3年共计140万元的公益经费支持。

 这是南都公益基金会开创公益基金管理全新模式的一部分:南都基金景行计划项目对其捐赠的资金不设严格的使用路径和方式的限定,合作伙伴完全自主决定资金用途,以此助力民间公益机构从实践中依靠自身能力,寻找新的突破和发展。

 绿色潇湘是湖南省一个草根民间环保公益组织。20114月,绿色潇湘启动守望母亲河湘江流域民间观察和行动网络项目,先后招募近百名在地志愿者,通过定点日常环境监测、监督工业排污、推动环境执法、政府部门环境信息公开等方式,推动解决湘江流域的环境污染问题。

 2014年,绿色潇湘将湘江守望者网络的工作模式拓展至湘江、资江、沅江、澧水四流域,河流守望者基本雏形成立。

 在南都公益基金会景行计划的支持下,绿色潇湘以志愿者组成的行动网络为基础,通过提升以守望者为核心的民间环境监督和行动能力,构建起了一个由在地环保志愿者组成的河流守望者行动网络

 2016年,绿色潇湘全面拓展河流守望者项目,争取每一条河流都有守望者值守保护。项目发起至今,河流守望者网络已在湖南57个区县建立了41个守望者团队,在河流沿岸设置了200多个环境监测点,平均每年发布2000条以上污染监督信息;仅2015年,推广环保公众活动影响到超过2000个在地家庭,发现并跟进污染案例147起。

 

本地人解决本地环境

 河流守望者行动网络项目从开始就确定了本地问题本地人解决为核心项目思路,不断摸索和尝试所积累出来的一整套工作策略,实践证明这些都是应对区域型、流域型整体环境污染的有效解决方案。

 洞庭湖是长江中下游重要的调蓄湖泊之一,也是湖南生态价值最高的区域,同时也是目前湖南污染最严重、生态破坏最严重的区域。严重的环境污染、非法捕捞、采砂业和航运业对江豚的生存带来很大威胁。

 在地球生活已有2500万年历史的长江江豚是一种古老的水生哺乳动物,被称为水上大熊猫,全球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与之相连的鄱阳湖、洞庭湖两个大型通江湖泊。

 20124月,湖南岳阳洞庭湖流域42天内连续发现12头长江江豚死亡,洞庭湖的江豚锐减至70多头。专家判定,毁灭性非法捕捞导致江豚食物严重匮乏、各种工农业污染导致长江干流和洞庭湖水质恶化、无序采砂活动干扰,是造成江豚数量锐减的主要原因。

 在绿色潇湘河流守望者项目里,以何大明为代表的岳阳渔民成立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协会成员虽然只有小学、中学文化程度,但打了一辈子的渔,对于洞庭湖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和了解。

 他们积极参与洞庭湖保护,在洞庭湖非法采砂、捕捞最猖獗的扁山岛建立实体水上巡查基地和水上流动保护站,常年不间断在湖区巡护,有力配合执法部门对于违规捕捞等环境破坏的整治。通过他们的自觉努力和影响,洞庭湖目前的生态环境有了明显改善。据湖南省畜牧水产局《2015年洞庭湖鱼类资源监测报告》显示,洞庭湖共监测到鱼类104种,持续多年的鱼类资源衰竭势头开始得到遏制。

 

2.jpeg


让草根环保组织更专业

 我们的团队都是由渔民组成的,习惯渔民的作风,专心做事情,一年到头做巡护,但渔民缺少文化,仅凭热情保护,缺乏专业规范和社会传播能力。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会长何大明一直有着这样的困扰。

 10年坚持下来,环保志愿者组织都遇到成长的瓶颈。随着形式的发展和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生态保护协会如何更好保护环境,协会如何可持续发展,成了志愿者们面临的最急迫问题。

 正在何大明他们发愁队伍有的时候,绿色潇湘河流守望者项目人员适时介入。

 绿色潇湘环境议题行动统筹洪武(网名为湘潭小武哥”),从2014年开始帮扶何大明环保团队。从成立机构、发展运作到逐步完善各项规程浸入式参与。洪武每个月要和这些志愿者们同吃同住至少一个星期,手把手帮助他们使用监测设备和技术、使用网络媒介传播信息、学会和媒体互动扩大社会影响、完善各种规章制度等等。

 2015年,协会因资金困难,陷入困境,洪武通过机构和自身的社会影响力,主动联合各地志愿者为何大明他们筹集保护经费。有了经费的保障,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又抽出部分人力保护麋鹿、候鸟。润物无声的传帮带,让草根环保组织慢慢走上规范化成长道路。

 过去洞庭湖围网现象较为常见,在东洞庭湖和西洞庭湖以小规模的竹竿撑起的围网为主。

 201611月中旬,何大明和洪武等洞庭守护者矮围调查小组一行深入南洞庭湖,对这里展开实地调查,发现钢丝围网和非法捕捞触目惊心。高约6米的大规模非法钢丝围网将南洞庭湖湖区分割成巨大条块被私人老板霸占,祖祖辈辈靠打渔为生的渔民却不得入内捕捞。丰水期时这些围网隐没湖中,网中的各种鱼类从此失去自由,枯水期各类水生生物困在网围里,被老板们用电捕一网打尽。钢丝围网不单加速渔业资源的枯竭,威胁洞庭湖的水生态环境和水生物物种安全,更严重的是密布的围网在汛期时影响江湖行洪和大型船只救灾抢险,危及沿湖民众生命安全。

 绿色潇湘环境快速反应中心和洞庭守护者矮围调查小组的成员发现情况后,调整举报思路,第一时间联动新闻机构,邀请新华社、央视、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参与报道,形成了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这些举措倒逼有关行政部门迅速追究涉事领导责任,及时开展河湖围网清理行动。

 过去每次举报后,上面就说拆,但是往往下来做做样子,拆一部分拍点照片就回去了。为防止类似情况,河流守望者直接深入到南洞庭的现场监督拆围行动,并将拆网进程随时通过自媒体平台向社会发布。

 洪武说:希望这次拆围行动,政府是动真格的、是彻底的。也希望矮围、围网在南洞庭湖不会死灰复燃,留住南洞庭湖湿地,留住洞庭湖的美,给候鸟一个安全越冬的家。

 

3.jpeg


探索公益组织与政府良性互动

 和政府部门很好地互动,同时保持自身的独立性。这是绿色潇湘开启公益组织与政府互动的良性探索,也是他们获得成功的独门秘籍。

 作为一支以劝阻和举报非法渔业活动为主要目标的民间组织,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一旦发现非法捕捞,便及时向渔政部门举报,联合执法管理。长期下来渔政部门的意识和态度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悄然改变。

 之前我们执法队员和志愿者是一个分散的关系,觉得他们来就是添乱。如今,协会成员和洞庭湖上渔政管理站站长都互留电话,随时沟通。一位渔政部门领导者告诉记者:现在我们会主动跟志愿者接触、主动接受监督。这种良性互动在洞庭湖生态保护和管理领域形成了一种政府行政部门和民间志愿者组织的互补。

 流经湘潭的湘江如同一个U型环抱的臂弯。但就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28家化工企业扎堆,每年废渣排放量约3万吨,废水264万吨。而化工园区下游就是长沙市的饮用取水口,湘江边上这个年产值45亿元的竹埠港化工园区成为流域四大重污染区之一。

 我曾在这里连续蹲守半个月,都是深夜过来,天亮离开,我就想看看,是谁在污染湘江!河流守望者湘潭团队的志愿者这样回忆。

 志愿者们的沉底调查起到了补充政府部门监管空隙的作用。团队通过持续的蹲守,调查发现第一手污染情况后,便立即和当地有关部门进行沟通举报,争取各级环保部门的大力支持,最终形成联合执法互动机制。民间组织和行政执法部门的紧密配合,给园区的污染企业形成很强的监督和压力。

 201312月,由全国普法办、司法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举办的法治的力量——CCTV2013年度法治人物评选活动在京揭晓,绿色潇湘的湘江守望者群体凭借在湘江流域保护和执法推动中的杰出表现获得殊荣。湘江守望者群体此次获奖,既是对平凡人的美丽中国梦的最好诠释,也是该奖项自2001年设立以来首次颁给一家民间环保组织。

 先关停、后退出(搬迁)、再治理,竹埠港重建被列入湘潭湘江保护治理三年行动计划2014930日,园区内28家化工企业全部关停。随后,市、区政府主动与省内外工业园区进行对接,帮助企业搬迁。企业走了,污染还在,就在关停的当天,湘潭竹埠港生态治理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全力推进竹埠港区域重金属污染治理。竹埠港重金属土壤修复处理中心日处理污染土壤2000立方米,浓度检测、固化、稳定,合格的土壤用于道路路基等基料回填。到2018年,竹埠港将全面完成环境污染治理。目前,湘江湘潭段水质常年稳定在三类以上,全市各断面水质达标率达100%

 环保组织与政府的良性互动,最终形成领导没有官架子,百姓有了话语权,湘江治理成效渐显的良好局面。湘江长沙枢纽截污改造工程中,库区截污改造工程大大滞后进度要求,枢纽公司却准备按枢纽工程的原定工期蓄水,那样大量污水就会集中在大坝中,对长沙市民的饮用水安全带来威胁。志愿者团队通过持续的关注,不断将问题反馈至省、市政府部门,最后使得该工程延期一年截流,完成所有的截污改造工作后才进行蓄水,保障了长沙的饮用水安全。

 最可贵的是,长沙市政府在截污验收的过程中还邀请我们参与,形成了后续很多工作互动。政府制定十三五发展规划都邀请我们提前参与。绿色潇湘副秘书长孙成告诉记者。


分享给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