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永锋谈民间公益:核心战区没有人,能量资本不下沉

2017-06-02 17:14

摘要:本文为南都基金会十周年答谢会暨“中国第三部门的未来”高峰对话中,环保行动者发起人冯永锋的讲话内容。
A97Z1030-9.jpg

刚才大家都在展望未来。我觉得展望未来、观察现在,其实也是回到过去。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一体化,都流淌在真实的民间。如果我们回到真实的个人生命运行方式的时候,会发现,很多事情是不会变化的。



这几年我自己关注所谓的传统公益。最近一直在说一个概念,传统公益其实就是民间公益,这也是我今天特别想表达的个东西。为什么我们这么喜欢南都基金会?因为它一直遵循民间公益或者传统公益中,社会公众认为的做公益的正当的形式。从理事会、到执行团队,到工作人员,理念与执行层面对接的一致性非常强。你用这种东西衡量别的一些基金会,会比较扭曲,他们的说法跟做法的一致性很差,很难找到对标的东西。

 

我觉得民间公益跟传统公益又引发了另外一个概念,就是有钱人做公益与穷人做公益的区别,或者说精英做公益与普通人做公益到底有什么区别?我想,如果仔细地研究下去,会觉得有很多差异的,比如,由钱引发的公益,与由心触发的公益,到底谁会做得更好?当然这不是今天讨论的问题。

 

传统公益给过我不少很好的答案。

 

第一个答案,很多公益是以个人为主、以一件清晰的“事”为主的。一定是有一个动因或者是一个事情的,比如说修建一座庙,大家就会以这个寺庙为中心,由发起人长期用心打理,直到把庙建成,把财务公示透,把管委会搭建好。整个过程,一定是以事为核心,以发起人作为长期的统筹者把它做成,这是公益当中很重要的一点。现实当中很多公益都有违背以事或者以人为中心的这个原则,而是直接拿资金去设计的,这样就很容易出一些问题。

 

第二个发现是,公益一定是众筹的,过去靠集资或者累积而成的。所有的公益项目,都得是众筹,自古以来都是众筹。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众筹,特别适合众筹。这在当前,可能会引发另外一些裂变,比如说,未来基金会会不会存在?因为随时由于一件事情需要聚集资金的时候不需要通过基金会,可以通过互联网的平台快速到达这个事件本身,中间基金会不作为通道,这时候,基金会何去何从?

 

第三个发现是“职业功能”会下放。我们现在做公益还会本能按照很多传统部门做事方法,把功能分到机构里面。真正回到公益本身的时候,发现这些功能可以下放、集成很多人身上,而不必在组织层面上做功能分割。每个人,既是传播者,又是筹资者,又是做事的具体负责人。这样,就出现了很多公益特种兵,他们身上同时兼备有很多的才能。如果出现一批这样的人,公益将更快,更以个体为中心。过去的时候,我们的个体与社会连接是有问题的,我们过去是个人必须通过机构跟社会连接或者跟资源连接,现在,个体独立统筹的时刻到来了。这样可能会带来一些深刻的变化。

 

第四是捐赠跟收益人之间的关系可能也会变化,随时会反转。今天是公益旁观者,明天可能是公益主导者。这样大家体验会更真实以及更快速,很多公益的对话就不需要花很多的时间。以前梁老师(注:梁春晓)是企业家,我们可能花很多时间告诉他什么是民间公益,现在不需要了,(人们)从小就在各种场合参与(公益),时而是捐赠人时而是受益人。这个时代,不一定是互联网时代,整个社会进入到与公益共生的阶段。

 

这是我感知到的几点。



我关注公益这么多年,有几个东西还是很揪心的。

 

比如大家老说创新,其实很多创新都很困难,没有办法才去想新办法。真正意义上为了创新而创新的是没有的。基本上没有路可以走了,才被逼迫着换另外一种路走。

 

从民间公益角度来讲,还有两个事情没有实现。

 

第一个维度是核心战区没有人。谈资本、做想象的公益太容易了,多半在外围打转,真正到核心层面,你发现公益没有真正介入来解决。很多公益还没有进入内核,很多领域中,表现上看有很多公益组织在那用力,有很多资本在那支持,但你细看一下,会发现,真正内核里面的核心做突破的人太少了。就环保来说,真正直面那些环境灾难的人太少了,在外面各种打转的人很多。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幻觉。有很多人在那做,但真正的待攻破的点,没有人敢去做,最关键的问题最终还是长期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因为很少有人真正进入核心战区。打一个比方来说,像我们的医院,医院最需要的地方是急诊室,很多危重病情随时在发生,但是很多组织跑到门诊或者保健或者跑去“治未病”,做预防等,导致急诊室永远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疑难病的问题没有被攻克,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是资本和能量总是不肯下沉到民间。很多资本一直浮在上面,飘在殿堂里,真正到每一个个体草根的时候,会发现他们得到的支持概率太低了。我们花费了太多的能量,用在本来不需要支持之人身上,用精英方式支持另外一个精英,这样导致了社区层面真正草根的人得到太少了。未来民间公益继续往前走,应该在这些方面做更多的推进。

 

如果这两个方面没有真正推进,很多事情还是留在殿堂的层面,进入核心的太少,下沉到草根的远远不够。今天趁着这个会议,把这两个想法说一下。



回归到刚才资先生(注:资中筠)所说的概念,“公益组织以需求为导向”的时候,会发现,我们有很多组织,往往做着做着就忘了需求到底在哪里。我们真的要树立服务的概念。很多时候,我们忘了什么是服务,老想按照自己的意志管理、统筹、控制,不小心沦为我们所反对的体系以及做法的呈现者。这个过程中,如何体现服务,这真的是当前非常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永远对焦到最需要服务的人,这关系公益生态链上任何一个群体。我自己这些方面想的比较多,在践行中也愿意积极分享。


分享给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