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是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第一大国

凤凰公益 徐永光 2018-03-28 14:33


640.webp.jpg

3月25日,南都公益基金会董事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在益行者论坛表示,今天的中国,已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徐永光分别从四个方面做了详细阐述。


徐永光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有三十万家左右的商业机构,在公共服务领域拿到了许可证。其次,中国已经找到用商业、可持续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这一路径。再者,分享经济模式给我们带来了更大的公平,让社会更加公平。最重要一点是得益于党的方针政策。


在演讲最后,徐永光也谈到一批企业精英在进入公益领域、跨足公益界时,却出现了功夫被废现象。徐永光强调:在帮助公益转型前得做好功课,“否则,公益别的本事不大,要废掉商机精英的本事可大着呢!”


下文为现场实录原文:

主持人:今天我们在座的年龄,可能覆盖的年龄差是比较大的。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会有一个印象,就是当年希望工程那个小女孩大大的眼睛。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了徐永光老师。


徐永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惺惺相惜气味相投。前面几位嘉宾以及后面来的嘉宾,我们都有着二三十年的交集。东华有一次跟我讲:26年前到我家里,我亲手做的温州鱼丸,那味道真是好!我的商业脑筋,可能受东华的影响比较大。二十多年以前,大概1997年,风险投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想到要推动风险投资,那个时候概念刚进来,我第一时间就说要把风险投资引导到公益竞争力,我说让有益基金支持这些青年的创新、创业尤其是科技方面的。那么当然也要以商业模式来投,投完了以后赚了钱就捐多少。后来在冯仑那里设了个办公室,还有基金会,我一个小弟子跟着冯仑干,后来很多交集。


最近我们讨论得比较多,要推动慈善家的慈善,要做中国慈善家联盟这样的概念。后面有一位等一下要上台的荣汉,荣汉他年龄比我年轻多了。1998年,他把我叫到海南岛,他当时是交易所的理事长,但是期货交易所被朱总理关闭,关了一批,他说我这个财产是无辜的,捐给谁?我们跑跑财政部,最后批下来了。在这个捐赠当中,非公益捐赠,两个多亿啊。荣汉后来自己做投资。我看到最近《经济日报》一篇文章就是写他们的影响力投资机构,说他们是中国影响力投资机构的领军者。我看到里面报道的是2007年,也就十多年以前,他们这个团队到了绍兴大禹陵,大禹陵有一个亭叫咸若亭,大禹怎么治国,其中三句话就成为了他们的投资理念,叫顺其性、应其时、得其宜三句话,成为他们的投资理念。他们的机构就一直坚持一边做好事一边赚钱,投的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社会企业这样的类型。


今天请来的这些人,我们这多少年实际上都是在互相影响,一起在做各自的事情。但是互相都是在影响。那么我今天讲这样的题目,中国社企包括影响力投资如何引领世界潮流?这一个提法是第一次提,是今年春节期间在韩国开会受到的启发。当时有一个八国集团推动的影响力投资国家指导委员会成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请我、还有马蔚华等几个人过去。在这次活动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影响力机构、亚太地区的负责人李楠她给了一个概念,说中国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不要跟着别人跑,跟我的观点是一致的。中国应该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全球的引领者。对了!我感觉找对了,找到了。但是在英国,有一次亚洲和英国的社会企业论坛上,我当时上去就讲,五年之内中国将成为社会企业的世界第一大国。我当时就把这个话放出来了,但今天我要说的是,中国已经是,本质上实质上已经成为了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


中国是影响力投资和社企第一大国的四条理由


理由四条:第一条,二十年以前,1998年,我们国家出台了一个法规叫《民办非企业单位管理条例》。1998年的中国是个什么概念呢?那时国家在公共服务领域存在着严重的供给不足。教育、医疗、养老、社会、服务等等都是如此。你看那个时候却也已经在做希望工程,本来说儿童教育,是国家的责任,那没钱啊,需要动员社会资源来做。


那时我们的医疗事业、教育事业非常落后,缺口很大,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政府想了一招,说搞一个叫民办非企业单位,吸引社会投资来解决公共服务的供给不足,让民间来掏。好!这个条例的名称,一开始法制办和民政部提交国务院讨论的时候,这个条例的名称叫民办事业单位登记条例,这多准确呀!因为它做的就是现在、以前我们国家事业单位在做的事情。那么国家事业单位是国有的、国家投入的,那么现在要做同样的事情,从民间来说叫民办事业单位。结果,在讨论的时候不知道哪一位领导喊了一嗓子,说怎么样民办呢?结果憋出了一个非营利的叫法,一个机构叫不是什么机构,这个很奇怪。非企业我们中国就是登记为不是什么登记条例,我不是谁,叫做非男非女机构,变成了这样。其实就是做事业的,做公共服务的。那么好!登记为这些机构,企业不行!(你叫)非企业,人家企业怎么来,但这个公共服务必须是公益的,是公益的性质。


好,同志们,1998年我让陶哲,我说你给我查一下1998年中国有多少做公益的?他一查524家基金会。1998年当年的捐款他找出来了,8.7亿,全国的捐款8.7亿,其中给我拿走了1.97亿希望工程,占了四分之一。好!要做这些民办教育、民办医疗,这些各种机构让公益来,公益的钱一分钱一分钱都盯着的,国内捐款救助失学儿童,我能拿去做别的吗?所以你根本一分钱、公立的钱都没有。那当然就是企业来做。所以所有的这一类企业所谓公益,是戴一个公益的帽子。实际上,民办教育现在占多少呢?现在占36万家民办非企业单位当中的52%,民办教育是教育企业拿到办学许可证,民办医院是医疗企业拿到行医许可证。民办养老个别是公益的,非常非常少,1%都没有,也基本上是养老企业拿到养老牌照。


可以这么说,现在36万家民办非企业当中,迄今为止90%以上都是商业在办。也就是说,我们20年以前,中国企业就已经在投资公共服务领域了!公共服务领域从领域的属性来讲,它其实是在帮政府,不要纳税人的钱,不消耗政府资源。民间投资来解决公共服务的需求,做这个是不是社会企业领域?!大家千万不要误会了!真正做公益的,是根本没法登记,也根本登记不下来的。做公益的这个民非有几家呢?2007年全国政协会议上胡锦涛同志来了,我就抢话筒站在走廊里,我说胡锦涛同志,我要告诉你公益怎么不让登记呀?讲了三个案例,我说这么好的机构做这么多事,怎么不给登记呢?登记民非谁给它登记呢?所以民办非企业制度条例说办公益是假的,虽然是做商业,让商业机构来登记几十万家,但是公益机构一家都登记不下来。最近几年,才有公益机构可以登记为民非。原来是公司,原来NGO是公司,后来登记下来。


所以中国现在起码在公共服务领域做的商业机构拿到了许可证。在做这个领域服务的,我估计有三十万家左右。英国号称社会企业第一大国,现在社会企业是七万家,而且是小打小闹。这是我的第一条理由,中国本质上已经是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当然谁是社会企业咱们再辩论,什么够格不够格再说,总而言之它已经进入这个领域。


第二条理由。社会企业在其他国家,基本上是针对贫困人群。比如对于残疾人、对于监狱里面服刑刑满释放的这些人员。跟英国人谈社会企业谈了十年了,他们现在一说就是监狱的服刑人员出来怎么搞一个影响力债券,这次韩国还说这个所谓一个爵士,他推动影响力投资,是国家咨询委员会的,还在介绍影响力投资怎么样让服刑犯人出来,国家募一个债券,国家就把这个钱和利息给你。就是这样,韩国的社会企业,基本上就是残疾人企业,残疾人企业在中国其实早就有了,在文革或者是在早期中国就有六万家残疾人福利企业。那么中国不一样,中国当然有穷人,但是中国的穷人主要靠政府。其他国家的穷人政府多半管不过来,尤其在不发达国家。现在我们精准扶贫,精准扶贫这个投入是太大了!今天中午吃饭,他们告诉我,在某地这个扶贫扶谁呢?村里面的两个赖子。两个赖子他们现在住的是全村最好的房子,政府给他钱把房子盖起来。这两年检查没贫困了,再过几年赌博这两个房子肯定赌进去了。所以这个事我们投入很大。


2015年我在云南,我说你们人均投入一年五万,贫困人口每人投入五万,怎么还会不脱贫呢?按理说,加一千块钱不就脱贫了吗?所以政府真的是在大包大揽,但是公益有空间也可以做好,只是份额很小,空间很小。那么中国有中国的社会问题,不一样的!我们面临着雾霾,明天警报来了大家看到没有?明天就是城市警报,从明天开始三四天咱们就很麻烦了。无人幸免,当然我们的领导同志有新风系统,但基本上不能幸免。我刚刚从非洲回来,印度洋的水是清澈见底,水里面的鱼可以游到你手边,麻雀跟你一起在边上跳舞,这是社会问题。我告诉大家很不幸,中午吃饭的时候唐总点了一个煎的鱼,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说这个鱼不能吃了,我肚子里已经在工作了。我刚才都忍着要不要先跑一趟WC,真的就是这样!在中国你无人幸免!还有我们养老问题、医疗问题很多。


所以中国的社会问题,是中国的社会痛点,人人有份,社会企业人人需要。因为社会企业就是问题导向来解决社会问题,用商业的可持续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其实大家就三条标准,社会目标、环境目标和财务的可持续,它是赚钱的。赔钱的,是糟糕的社会企业,只有赚钱的,才是好的社会企业。这是第二条了,我们第二大经济体是个大国,但是我们也是社会问题大国。而且社会问题不是少数人有的,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有的。所以这个社会企业的需求,影响力投资空间有多大,光养老,国家老龄委的数据,到2020年养老市场是八万亿,八万亿的规模。而且现在大概在是一万亿,我看到2020年就可能打破八万亿,2030年二十二万亿的市场规模。说这么大的空间,哪是像其它国家,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你欧洲国家养老,还有残疾人,投入大量的钱都在解决,而我们国家哪有那么多钱,需要社会投资。


第三条理由。中国在最近二十多年,赶上了世界科技创新,尤其是信息技术革命的浪潮。中国赶上了,我们是通过信息化获得了后发优势。咱们原创能力不行,咱们拿东西的本事大,鲁迅讲的,拿来主义。拿来主义,干得很好啊!我在非洲就可以用支付宝、微信可以付账。在某些方面过去说中国人用现金,现在外国人用卡,中国人什么都不用。现在卡也不用了,就用手机。


所以这个互联网信息技术其实它融进了公益。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共享模式、共享经济,我们国家叫分享经济,去年八部委7月份发了一个推动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说的很清楚!分享经济到2020年要占到GDP的10%,2025年占到GDP的25%。现在中国分享经济的发展每年增速40%,我们搞百分之六点几的GDP增长已经很难了,但是分享经济每年增速40%递增。


所以共产主义不是靠打土豪分田地来实现的,而通过共享经济将来有可能会实现。讲这个我会讲乱了,总而言之这才是方向。就是经济的模式可能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公平,让社会更加公平。


第四条理由。党的方针政策,这个要讲政策。我们党中央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大家会背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条。这五条和我们影响力投资、社会企业是一回事,一致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供给侧改革是去产能,补短板、惠民生,这是一致的吧。其实可以这么说,在创新领域通过创新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让我们这个社会能够满足民间的需求,尤其是满足刚需、解决社会问题,需要第一部门-政府,需要第三部门-公益部门,我看更需要我们的商业向左,也包括公益一点点向右。商业向左就是说商业向善,向善的方向解决社会问题。


企业精英干公益的几点忠告


最后给大家一个忠告,一批企业精英,一批我的好朋友一脚踩到了公益领域,踩到了公益界,一下子功夫被废了!没有本领了!我告诉他们,我说,很多社会问题你参与来解决,还有我们公益也已经在参与解决。公益在解决社会问题当中有的是不错的,但是公益要烧钱的。有天花板嘛。如果你把这样一些好的公益模式,通过投资、影响力投资,转型为社会企业,那么社会企业是赚钱的,它就可以走远、可以做大。


所以请你们来帮助公益的转型,这里面我说公益里面有商机,遍地是黄金。但是有一条你先别来,我很多朋友进入公益,一踩到公益行业,完了!有两个麻烦来了!第一他说我们都赚了钱的,我们做了商业,我们现在到了公益界必须做纯公益。商业赚了钱了,到了公益还来做企业,做社会企业还要来赚钱,人家说这小子原来商场上赚钱还不够,还到公益里面捞钱,废了!所以到了公益他就说纯公益,没有不对,因为这些商界精英进入公益做纯公益他们还真是有效,因为他懂得投入产出。他的情怀比我们老公益人要小一点,他的效果导向比较重,所以他投入产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但是说他们,你们可以把这个模式转为商业模式,一转就出问题了。


第二条是公益项目转型为商业项目,他马上眼睛就这么翻白眼,做商业那么好做?你们做过商业吗?总会说这个话,你们还说做商业?商业是你们做的吗?所以两条,第一做(公益)要做纯的,第二商业把公益玩好就不错了,别搞什么做什么转型的商业。好,我给大家的一个忠告还是这句话,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大有作为,是一片蓝海。有需求,公益里面有商机,黄金遍地。这个黄金越多越好,因为你黄金多,说明你做的事情有效,你解决的社会问题多。


因此,如果你们现在还没有踩到公益里面,现在在益行者的影响下你们要帮助公益,帮助公益转型,你们脚先别踩,一踩进来武功立马被废。这份道德绑架给你绑的你就没辙了。所以公益别的本事不大,要废掉商机精英的本事可大着呢!谢谢。


分享给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