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未来)绿满江淮:一个校园公益组织的发育样本

来 源:赢未来 作者:杨漾、潘思宇、郭诗颖     时 间:2013-09-06     打印     字号大小:  

      作为一个发源于中部城市的高校联盟公益组织,“绿满江淮”虽未誉满江淮,但也持续了将近10年。公益组织的成活率低、成功率更低。“绿满江淮”是如何活下来的?

 

      2013年1月,冬季农闲时间。安徽省仇岗村农民张功利正在蚌埠市所在的淮河河段,利用COD试纸检测河水中COD情况。COD是衡量水中有机物质含量多少的指标,COD数值越大,说明水体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随后,“绿满江淮”的专业人员会汇总张功利和其他工作人员的检测数据,撰写报告后向有关部分汇报结果。而在几年前,张功利还在纪录短片《仇岗卫士》中一脸愁容地说:“ 我感到害怕,我真的不想成为英雄。但下一代人会受苦。我们冒着危险为的是下一代的幸福。”

      《仇岗卫士》是一部环保题材纪录短片,该片讲述了安徽省仇岗村村民与当地一家化工厂抗争的历程。因为获得了2011年第83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提名,《仇岗卫士》实际上也成了“绿满江淮”最好的宣传片。在2007年导演杨紫烨进村拍摄前,“绿满江淮”的主要成员就参与了仇岗村的环境调查及维权行动。张功利也在维权过程中逐渐成了“绿满江淮”的发言人之一。《仇岗卫士》的获奖是“绿满江淮”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节点之一:国际护河者联盟授予其“中国的淮河中游护河者”的称号,国内外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等都对“绿满江淮”进行过报道。“绿满江淮”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

 

校园里的公益梦

 

      追溯“ 绿满江淮” 的发展, 绕不开1983年出生的周翔,他是这个组织的总干事兼发起人。周翔出生于皖北一个传统煤矿区。据他介绍,小时候,他家附近的小河都是黑黑的。读小学时,他还很诧异,为什么书本上都说清澈的小河?他想将水变清澈,既能喝又可以在里面游泳。2001年,周翔考进了皖西学院,读的是化学教育专业。皖西学院位于历史文化名城六安市。学校临近大别山,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环境优雅。后来他发现,美丽的大别山地区也难逃污染的侵害。有一次做化学实验,实验结束前,同学们随手就把废酸、废碱倒入水池,流入下水道……

      就在那个瞬间,周翔打算成立一个环保组织。他是个行动派,新生身份并没有让他畏缩。才开学一个月,他就以本专业两个班为根据地,筹备创建皖西学院环境保护者协会。大一上学期结束前,他就已经成功创建了环保协会并任会长。

      协会的主要工作包括了对淠河流域进行水质检测,其中涉及到的化学分析正是周翔擅长的。这一专业能力为“绿满江淮”在日后的环保路上提供了极大的技术支持。“我们能从一个企业的类型和产品,大概推断其主要污染排放物是什么,从而推断其是否是‘绿满江淮’应该关注的污染区域。”

      2003年7月,周翔觉得应该和更多环保组织交流,尤其是和本省高校的环保社团建立长期联系。据他观察,当时安徽的学生社团活动形式比较呆板,他想通过“绿色营”这一新鲜的概念吸引省内其他高校社团的负责人。于是,他通过一个叫做Green SOS的网站获得了安徽省所有高校以及北大、厦大等部分名校的环保社团的联系方式,发出了第一届安徽省大学生绿色营的邀请。这是一次考察大别山环境的户外活动营,更是一个全国高校环保社团骨干的交流平台。

      这次活动的规模和发布的考察报告引起了GGF(全球绿色资助基金会)的关注。GGF是总部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基金会,建立的目的是孵化、扶持发展中国家的环保组织,给予一些小额资金支持和行政帮助。这一机构对“绿满江淮”头三年的生存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

      截至第一届安徽省大学生绿色营结束,安徽还没有一家环保NGO。在这样的背景下,GGF在华负责人温波先生主动联系周翔,提出由周翔组织创建安徽高校环保联盟,GGF为他们提供200美元启动资金。
      经过暑假两个月的奔波、联系,周翔联合了安徽17所高校的环境社团负责人,于2003年9月24日创建“绿满江淮”。

 

 

 

获得美元外援

 

      早期的“绿满江淮”实际上只是一个志愿者团体,没有专职人员,每次换届皆由新任的高校社团负责人接任主要工作,未能对组织的运作和发展方向做出清晰规划。像绝大多NGO那样,他们也缺乏运作资金。“绿满江淮”创建一年后,在GGF的再次赞助下才有了一处简陋的办公场地。虽然GGF只提供小额资助,但也占“绿满江淮”早期年度预算的80%~90%。

      周翔他们一度尝试自我造血。“2005年,我们试图通过‘社会企业’的形式赚钱。我们销售过环保铅笔,也做过室内环境收费检测,但那时国内‘社会企业’的模式还不成熟,而且我们没有运营经验,七个月后,不得不宣告失败。”

      那一年,周翔大四。临近毕业,他想得最多的不是要不要继续把环保事业做下去,而是如何做好它。周翔告诉本刊记者:“那时,我觉得中国的草根环保组织还处于初步阶段,对于‘绿满江淮’和我本人而言,学习是当务之急。所以当WCS(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提出offer,我接受了。在那里,我主要参与中国扬子鳄野外种群恢复的工作,同时兼任‘绿满江淮’执行干事。”

      WCS是一个专业的国际公益机构,有系统的工作框架。自1980年以来,该机构在中国策划、推动了包括东北虎保护、华南地区野生动物贸易等多个项目。在WCS工作的几年里,周翔每天都在学习如何让一个机构健康运作。他发现项目运作是很重要的一个版块,因此特别关注如何写一份与项目运作有关的计划书,如何控制时间进度、做绩效评估等。这项能力对“绿满江淮”的转型和后期发展十分重要。上文提及,国际资助占“绿满江淮”早期资金来源中很大一部分,而国家外汇管理局在2010年发布规定,境内企业接受或从国外非营利组织获得捐赠,除须提交申请书外,还应提交经过公证并列明资金用途的捐赠协议,繁琐而拖沓的公证手续让企业性质的公益组织获得境外捐助变得困难重重。“绿满江淮”虽然是公益机构,但因为找不到主管单位,所以一直以私营企业的形式运作。

      要发展,必须自主造血。与其他机构合作策划项目拉赞助就是后来探索成功的一条造血路。至今,“绿满江淮”开展了超过20个项目,涉及到水环境保护、环境教育倡导、能力建设项目、芜湖生态中心项目、青年环境项目等五大领域。

      “我们做公益不能只凭一腔热情,而是要用专业能力去解决实际问题。”被问及在WCS工作数年最大的感悟是什么时,周翔如是说。他口中的专业能力和 WCS的工作框架一致。首先,要有核心价值体系和完善的配套运作系统,其次,有专业技术和知识背景支持。针对后者,“绿满江淮”特别吸收了环境科学专业的硕士生,在进行环境检测时,他们可以利用专业的仪器驾轻就熟地进行样本搜集、检测和分析。再如,“绿满江淮”是唯一一个有专职律师,并且与全国多所律师事务所有合作关系的环保NGO。安徽的16个地市都有“绿满江淮”的志愿律师。他们接受办理环境案件,对环境污染进行举报,最终推动问题的解决。

      2009年, 周翔辞掉WCS的工作, 回到“绿满江淮”担任专职总干事至今。他把WCS的工作框架有机地复制到“绿满江淮”中去,推动组织聚焦在水污染、环境法律、公众参与领域。规模、人员等方面虽然远远不及WCS,但目前“绿满江淮”也有七名专职人员,他们有着包括化学、法律、医学、管理学和环境科学等专业的教育背景。周翔介绍,接下来他们还要重点吸收化学和环境科学专业背景的人才,让“绿满江淮”朝着专业化公益机构的方向发展。



[赢未来] “ 绿满江淮”自身的运作经费是如何解决的?
[周翔] 约40%来自项目的捐赠,剩下的来自国内基金会的捐助。

[赢未来] “ 绿满江淮”在进行公益活动中,有没有受到过利益关涉方的公关?
[周翔] 有。曾经有企业公关说:“你们不要做这件事情,我们给你们一些报酬。”但我们拒绝了。我们的使命是维护环境,我们会始终坚守自己的底线。

[赢未来] 在十八大报告中,关于生态文明的内容很多,并提出了“美丽中国”概念。根据你环保公益的经历,谈谈为什么在纲领性文件中强调生态文明?
[周翔] 政府过去重视GDP,现在更重视民生,例如以前国家对造纸企业没什么限制,后来意识到污染问题的严重性,关停了部分污染超标的企业并给予处罚,这就是政府推动力量的一个变化。

[赢未来] 目前实体经济不景气,如果强化生态文明, 客观上会加重很多企业的负担,同时也会降低部分地区招商引资的吸引力。所以,很可能这只是一种愿景和口号,你如何看?
[周翔] 确实存在这样的现象,但是要相信政府既然呼吁了,就不会是盲目的。不同地区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拿产业转移来说,现在江浙区域对污染企业的管制还是挺严的,但被淘汰了的企业会往内陆转移,我们也担心它们会到安徽、江西或者西部等地区。

[赢未来] 在中国甚至世界上其他国家,环保活动经常会演变为社会运动,诉求从环保升级为其他方面,例如社会改革、民主等。近年来典型的例子有,什邡等地的反石化项目上马、宁波反PX等。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周翔] 民众受到社会问题的影响,更多的是关系到一部分人的切身利益,例如房屋拆迁等。但环境问题不同,它与整个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我认为什邡和宁波的事件缺乏环保组织的正确引导,导致了活动性质的演变。政府应该更相信和鼓励环保组织的发展,把它们作为了解民众环境诉求的渠道,才能更好地处理环境问题和社会矛盾。

[赢未来] 在环保中,专业判断和民众情绪经常会混杂在一起,作为专业环保公益机构,如何平衡大众情绪与专业理智?
[周翔] 如宁波PX事件,当时企业还没有上马,大众不知道它对环境的危害有多大,恐慌的情绪引发社会活动。因此,在企业上马前,环保组织就应该客观中立,如实报道和评价它的环境影响,作为独立的第三方去发声,用专业、理智的态度引导大众。

[赢未来] 目前,公益机构、社会企业非常多,虽然绝大多数有着良好的愿景,但较少能持续发展下去的。你觉得,中国的民间公益组织或社会企业,要能持续良性发展,最关键的因素是?
[周翔] 中国的民间公益组织持续良性发展的最关键因素是在所属领域的发言有专业性和权威性以及贴近民众。社会企业最关键因素是要符合市场规律,企业要生存下来,这就要求有很强的盈利模式,要被市场接受,只有赚了钱才能更好地履行社会企业责任。

标签 /
浏览次数 / 
分享

你可能感兴趣的...

相关新闻